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琴者

七十年代的文艺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酒韵  

2012-04-06 16:41:03|  分类: 酒在诗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支箭《酒韵》

酒韵 - 一支箭 - 一支箭

 

百花落如雪,两鬓垂作丝。
春去有来日,我老无少时。
人生待富贵,为乐常苦迟。
不如贫贱日,随分开愁眉。
卖我所乘马,典我旧朝衣。
尽将沽酒饮,酩酊步行归。
名姓日隐晦,形骸日变衰。
醉卧黄公肆,人知我是谁。

杯中乾坤大,壶里日月长。淡淡一杯薄酒,盛满五味的生活。

    中国是卓立世界的文明古国,在几千年的文明史中,酒几乎渗透到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。酒是一种特殊的食品,是属于物质的,但酒又融于人们的精神生活之中。饮酒的意义远不止生理性的消费,远不止口腹之乐;在许多场合,酒,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,而是一种文化象征,是一种文化消费。用饮酒来表示一种礼仪,一种气氛,一种情趣,一种心境。
    相思的酒、离别的酒、沙场的酒、喜庆的酒 ,忧伤的酒……或恢宏大气,或婉转缠绵,或娓娓道来,或畅然直白。倘若嗅到酒气就退避三舍,只能说老天没赐予他这份福分。但是,纵然是有福之人,不择其香,不辨其昧,不思其品,不探其趣,来者不拒,只顾牛饮,喝不出艺术的感觉,喝不出品位,似乎又是一种悲哀了。只有能够领略这种精神奥妙之人,才能谈得上精神上的享受。酒,把庸俗和肤浅留给了闲人,把灵感和思绪留给了君子。


    这清香的美酒,多少年来,不知陶醉了多少文人逸士,倾倒了多少学者风流、名人名将。从杜康的千年佳酿开始,到李白的捞月沉江,再到杜牧的醉死花丛,直至唐伯虎“又摘桃花换酒钱”的洒脱和自如,有醉必书,酒助诗兴,放歌挥毫,酒激豪情。应醉酒而成传世诗作的例子在中国诗词史中俯拾皆是。沉醉其中,每到妙处拍案叫绝。在众多名家中,我最钟情的却是一女子——清照,她的醉酒词,柔,柔到称绝,美,美到无比。

常记溪亭日暮,沈醉不知归路。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藉花深处。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    那个快乐的十七岁少女就这样在我的眼前出现了,一位大家闺秀,外出醉酒忘归,快乐中误入荷塘深处,没有慌乱没有紧张,而是放眼看那一滩的鸥鹭惊起。多么美丽的一幅醉美人之图,多么开心快乐的一位少女。难以想象这是在封建“礼”教盛行的“宋”代。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    “昨夜雨疏风骤”指的是昨宵雨狂风猛。疏,正写疏放疏狂,而非通常的稀疏义。当此芳春,名花正好,偏那风雨就来逼迫了,心绪如潮,不得入睡,只有借酒消愁。酒吃得多了,觉也睡得浓了。结果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。但昨夜之心情,却已然如隔在胸,所以一起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。于是,她急问收拾房屋,启户卷帘的侍女:海棠花怎么样了?侍女看了一看,笑回道:“还不错,一夜风雨,海棠一点儿没变!”女主人听了,嗔叹道;“傻丫头,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红的见少,绿的见多了吗!?”
    此词写出了闺中人复杂的神情,词人为花而喜,为花而悲、为花而醉、为花而嗔,实则是伤春惜春,以花自喻,慨叹自己的青春易逝。 真是绝妙工巧,不着痕迹,可谓“传神之笔。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
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
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?
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

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
守著窗儿, 独自怎生得黑?
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
者次第,怎一个、愁字了得!

    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?”孤零零的一个人,心潮起伏,禁不住举酒浇愁,然还是挡不住那阵阵秋风的寒意,挡不住那凄凉冷寂的思潮涌现,真是举杯消愁愁更愁。

    李清照无疑是爱酒的,这里只引用她的两首“如梦令”一首“声声慢”基本是她从少女到老年的三个阶段,酒伴随她的一生。她因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,因酒而获得艺术创造力,我们能从这一丝清醇的味道中,捕捉到她最柔软也最真实的情感。
    “昨夜风疏雨骤,浓睡不消残酒”,醇香里走出的气质美女惊魂;激荡起沉睡了九百年的词魂,“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倒睡入怀”。花前月下,醉卧美人,清白若骨的月光水色,映着娇红的芍药花。千年同一景:一江水一明月一树花,溯流而上,妄想与清照斟一盏明月,饮一夜星辰。

清坛澈影月单轮,
玉琼痛酌傲乾坤。
愈逢廖季愈思醉,
庭院即作杏花村。

 

酒韵 - 一支箭 - 一支箭

 

酒韵 - 一支箭 - 一支箭酒韵 - 一支箭 - 一支箭

 酒的芬芳散发在灿若星辰的古诗词中,
也散发在这一唱三叹、高旋低佪的乐声里。
与其说是历史的回响,不如说是现实的咏唱。
酒在诗中,诗在歌里。
如果在酒神的注视下,
音符也添了一份灵气,
那么,从不善饮的你,
是否也有了端杯的欲望?

酒狂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